1. 首頁(yè)

  2. 我們是CIRD

  3. 我院動(dòng)態(tài)

  4. 改革研究

  5. 國際合作

  6. 教育培訓

  7. 宣傳出版

  8. 企業(yè)咨詢(xún)

首頁(yè) 院官網(wǎng) 院官網(wǎng)-宣傳出版 院官網(wǎng)-媒體報道

中國(海南)改革發(fā)展研究院:抓住機遇盡快實(shí)施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大國策(22條建議)

2023年10月,中改院課題組形成《單邊開(kāi)放——實(shí)現中國—東盟自由貿易的重大突破(22條)》建議報告。在這份報告的基礎上,中改院進(jìn)一步深化研究并于2023年12月形成《抓住機遇 盡快實(shí)施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大國策(22條建議)》。

一、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是一項“大國策”

1. 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是我國作為經(jīng)濟大國的戰略選擇。從近現代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史看,英國和美國都實(shí)施了80余年的單邊開(kāi)放政策。英國從1846年廢除《谷物法》到1932年通過(guò)《進(jìn)口稅法案》為止,實(shí)施80余年單邊開(kāi)放政策;美國從1934年出臺《互惠貿易協(xié)定法》到2016年特朗普政府實(shí)施“美國優(yōu)先”政策為止,也實(shí)施了80余年的單邊開(kāi)放政策。通過(guò)實(shí)施單邊開(kāi)放政策,英美分別有效集聚了全球優(yōu)質(zhì)要素,相繼成為全球經(jīng)濟中心、貿易中心、金融中心。當前,我國主動(dòng)推進(jìn)向東盟的單邊開(kāi)放,是高水平開(kāi)放的戰略性、務(wù)實(shí)性選擇,是新時(shí)代擴大開(kāi)放的一項“大國策”。

2. 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將助力東盟增長(cháng)潛力與發(fā)展活力的釋放。保持經(jīng)濟快速、可持續增長(cháng),是東盟的核心關(guān)切。2023年,東盟提出打造“增長(cháng)中心”的設想,并正在制定《2025年后愿景》,對中國進(jìn)一步開(kāi)放市場(chǎng)有迫切需求。為此,需要順勢而為,跳出現有“增量拓展、對等開(kāi)放”的合作框架,以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盡快實(shí)現規模優(yōu)勢與活力優(yōu)勢的疊加,形成東盟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巨大潛力。

3. 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有助于打造穩定安全的區域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網(wǎng)絡(luò )。一方面,全球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面臨的挑戰增大,不確定性明顯增大;一方面,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區域化的趨勢增強。在這個(gè)特定背景下,構建更加穩定、更具韌性的區域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,成為中國與東盟的共同需求,也是我國統籌發(fā)展與安全的重大任務(wù)。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,將增強中國市場(chǎng)在區域分工協(xié)作中的特殊作用,逐步構建起“中國研發(fā)+東盟組裝+中國市場(chǎng)”、“東盟資源+中國智造+中國市場(chǎng)”等產(chǎn)業(yè)鏈價(jià)值鏈,深化中國—東盟經(jīng)貿合作關(guān)系。

4. 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將為中國與世界的關(guān)系帶來(lái)積極影響。鑒于東盟經(jīng)濟快速增長(cháng)及其地緣戰略地位的明顯提升,世界主要大國均加大對東盟的戰略投入。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,是我國加大對東盟戰略投入的重大舉措,將形成以海洋經(jīng)濟合作促進(jìn)海洋治理合作的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的重要突破,也將有力彰顯我國高水平開(kāi)放的決心和行動(dòng),對其他經(jīng)貿伙伴帶來(lái)重要的示范效應與吸引效應。

二、抓住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時(shí)間窗口期

5. 未來(lái)2-3年是塑造中國—東盟經(jīng)貿合作格局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。預計美國將繼續實(shí)施“美國優(yōu)先”的經(jīng)濟政策、貿易保護政策等,其影響范圍將更廣,力度也將更大。同時(shí),中國—東盟經(jīng)貿合作進(jìn)入到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合作的新階段,且具有廣闊的合作空間。在此背景下,盡快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,將成為中國—東盟自由貿易的一個(gè)重大突破點(diǎn)。這既有重大的戰略性,也有相當大的迫切性。

6. 未來(lái)2-3年是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重要機遇期。以數字貿易規則為例,目前,數字貿易規則成為全球經(jīng)貿規則博弈的焦點(diǎn),東盟正在積極協(xié)商《東盟數字經(jīng)濟框架協(xié)議》,預計到2025年完成談判。在域外勢力干擾下,這個(gè)協(xié)議有可能形成排他性條款。為此,迫切需要依托巨大的技術(shù)與市場(chǎng)優(yōu)勢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數字經(jīng)濟市場(chǎng),構建區域內統一的數字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合作框架,為我國積極參與全球數字貿易規則制定提供重要平臺。

7. 以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特別之舉取得高水平開(kāi)放戰略布局的重大突破。開(kāi)放市場(chǎng)是推動(dòng)構建和平、合作與發(fā)展的周邊關(guān)系的重大舉措。突出發(fā)展導向、單邊讓利、包容共享,在主動(dòng)分享我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紅利的過(guò)程中,實(shí)現自身發(fā)展和周邊國家的長(cháng)期利益進(jìn)一步融合,提升東盟國家對中國崛起的正向認知與期待。由此,在錯位發(fā)展、開(kāi)放合作中強化各自功能作用,促進(jìn)亞太區域經(jīng)濟一體化進(jìn)程。初步判斷,如果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有重大突破,未來(lái)10年,中國—東盟區域經(jīng)濟一體化水平將明顯提升;未來(lái)15-20年,中國—東盟共同市場(chǎng)的雛形有望形成;未來(lái)30年,有望形成以商品、服務(wù)、要素、投資等為重點(diǎn)的類(lèi)歐盟的中國—東盟共同市場(chǎng)。

三、以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加快形成中國—東盟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網(wǎng)絡(luò )

8. 以單邊開(kāi)放推動(dòng)形成中國—東盟制造業(yè)分工合作新格局。

——針對高鐵、電力裝備、新能源、通信設備等優(yōu)勢產(chǎn)業(yè)領(lǐng)域,向東盟全面放開(kāi)市場(chǎng)準入限制,支持其利用原材料、資金等嵌入我國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。

——在進(jìn)一步深化紡織等勞動(dòng)密集型產(chǎn)業(yè)合作的同時(shí),深化在生物醫藥、工業(yè)機器人、石油化工、電氣設備、新能源汽車(chē)等領(lǐng)域的合作。

——依托潛力不斷擴大的買(mǎi)方市場(chǎng),強化對原產(chǎn)自東盟區域制造業(yè)相關(guān)原材料、中間產(chǎn)品、加工制成品的采購。

——在初級產(chǎn)品生產(chǎn)和原材料簡(jiǎn)單加工領(lǐng)域,支持國內企業(yè)加大在東盟海外投資布局,引導國內企業(yè)重點(diǎn)開(kāi)展研發(fā)設計、相關(guān)咨詢(xún)、第三方認證、金融、保險、物流、采購等配套服務(wù),推動(dòng)中國與東盟在全球價(jià)值鏈地位的整體性提升。

  • 以單邊開(kāi)放共建以海洋漁業(yè)為重點(diǎn)的藍色經(jīng)濟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。

     

——發(fā)揮中國海洋漁業(yè)資金、技術(shù)、裝備優(yōu)勢與東盟自然資源優(yōu)勢,主動(dòng)擴大對東盟海產(chǎn)品進(jìn)口,支持中國企業(yè)在相關(guān)國家合作建設海洋牧場(chǎng)、設立跨境漁業(yè)加工園區,合理布局捕撈、養殖、加工、保鮮、運輸等產(chǎn)業(yè)鏈。

——發(fā)揮中國漁業(yè)種苗研發(fā)、養殖等技術(shù)優(yōu)勢,開(kāi)展現代漁業(yè)養殖技術(shù)援助與能力建設,并擴大技術(shù)服務(wù)出口。

——以單邊開(kāi)放主動(dòng)向東盟分享我國較快增長(cháng)的郵輪旅游消費大市場(chǎng),支持企業(yè)推動(dòng)共建郵輪旅游聯(lián)盟、港口聯(lián)盟,聯(lián)合打造“一程多站”式國際郵輪旅游航線(xiàn)。

——推動(dòng)中國—東盟可再生能源的共同開(kāi)發(fā),實(shí)現雙邊海洋資源共同開(kāi)發(fā)的重要突破。

  • 以單邊開(kāi)放推動(dòng)形成中國—東盟數字經(jīng)濟一體化大市場(chǎng)。

     

——盡快完善國內數字服務(wù)標準體系,加大在電商、移動(dòng)支付、5G、智慧城市、電子競技等領(lǐng)域對東盟相關(guān)國家的服務(wù)采購。

——針對行業(yè)的不同特點(diǎn),盡快出臺數據安全評估、數據分類(lèi)分級等管理細則,明確“重要數據”界定范圍,促進(jìn)商業(yè)數據跨境流動(dòng)高效便捷。

——密切關(guān)注《東盟數字經(jīng)濟框架協(xié)議》談判進(jìn)程,逐步推進(jìn)數字經(jīng)濟項下跨境數據流動(dòng)、數據設施本地化等領(lǐng)域的單邊開(kāi)放。

  • 以單邊開(kāi)放促進(jìn)形成中國-東盟農業(yè)工業(yè)化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。

     

——建立面向東盟的農產(chǎn)品擴大進(jìn)口長(cháng)效機制,縮短我國在RCEP框架下農產(chǎn)品零關(guān)稅承諾過(guò)渡期。

——支持雙方企業(yè)互設農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合作園、農產(chǎn)品加工園、農業(yè)科技合作園等;發(fā)揮中國資本、技術(shù)等優(yōu)勢與東盟資源優(yōu)勢,攜手打造涵蓋種跨境農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,共建以金融、保險為重點(diǎn)的農業(yè)合作服務(wù)體系。

  • 以單邊開(kāi)放促進(jìn)形成可靠安全的能源礦產(chǎn)供應鏈。適應綠色化轉型趨勢,支持國內循環(huán)開(kāi)采技術(shù)、綠色開(kāi)采技術(shù)出口,積極推進(jìn)與東盟國家和地區在能源可持續開(kāi)發(fā)使用、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開(kāi)發(fā)方面的技術(shù)合作,打造能源共同儲備基地、能源合作創(chuàng )新中心等,深入推進(jìn)能源技術(shù)合作進(jìn)程。

     

四、抓住機遇,務(wù)實(shí)推進(jìn)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進(jìn)程

13. 盡快實(shí)施一批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特別之舉。

——擴大我國單方面免簽政策實(shí)施范圍,逐步實(shí)現對東盟免簽的全覆蓋。

——有序放開(kāi)面向東盟的勞務(wù)市場(chǎng),率先在海南自由貿易港內放開(kāi)菲傭等家政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。

——全面實(shí)施原產(chǎn)于東盟的商品與服務(wù)的擴大進(jìn)口行動(dòng),提前實(shí)現自東盟進(jìn)口規模翻番的目標。

——推出一批以資源共同開(kāi)發(fā)為主題的海洋合作項目清單,支持國內及東盟企業(yè)合作開(kāi)發(fā)以面向國內消費者為主的環(huán)南海郵輪旅游航線(xiàn)和產(chǎn)品。

14. 先易后難、盡快推開(kāi)。

——先向東盟全面開(kāi)放非農貨物進(jìn)口,逐步向綠色經(jīng)濟的知識、實(shí)踐和技術(shù)以及醫療健康、文化娛樂(lè )、教育培訓等服務(wù)業(yè)領(lǐng)域拓展。在條件成熟時(shí),推行人民幣作為區域內的貿易投資主要結算貨幣與主要儲備貨幣。

——先在制造業(yè)、農業(yè)等產(chǎn)業(yè)實(shí)施單邊開(kāi)放政策,有序向海洋領(lǐng)域的單邊開(kāi)放拓展,共建具有海洋產(chǎn)業(yè)園區、海洋高端裝備保稅港區、海洋經(jīng)濟合作示范區等。

——制定并持續拓展面向東盟國家的職業(yè)資格單向認可目錄,放寬東盟人員參加職業(yè)資格考試范圍;支持具備條件的地區開(kāi)設東盟留學(xué)生來(lái)華實(shí)習、創(chuàng )業(yè)、就業(yè)的綠色通道;加快完善從政府到民間多層次、多元主體的溝通交流網(wǎng)絡(luò ),如盡快建立中國—東盟漁民交流機制。

  • 打造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大通道、大平臺。

     

——把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成為以服務(wù)貿易為重點(diǎn)的單邊開(kāi)放大通道。支持國內企業(yè)在海南自由貿易港建立走向東盟的總部基地,實(shí)現總部企業(yè)資金自由進(jìn)出;盡快將非金融領(lǐng)域跨境服務(wù)貿易限制措施數量縮減至30項左右;在海南全面實(shí)施我國在中歐CAI中的開(kāi)放承諾;在洋浦經(jīng)濟開(kāi)發(fā)區全面實(shí)行油氣項下的自由貿易政策;建立東盟商品進(jìn)口基地,在海南加工增值30%以上再免關(guān)稅進(jìn)入內地。

——把云南、廣西建設成為瀾湄單邊開(kāi)放大通道。取消替代種植返銷(xiāo)的進(jìn)口配額,開(kāi)展“邊境貿易+跨境加工”、“邊境貿易+互助組”等合作;支持云南、廣西與瀾湄國家建立地方間“水聯(lián)盟”,主動(dòng)向東盟最不發(fā)達國家分享水資源管理技術(shù)及流域水資源開(kāi)發(fā)利用知識,打造我國水資源可持續開(kāi)發(fā)利用對外援助基地。

——把廣東建設成為中國—東盟東部增長(cháng)區單邊開(kāi)放大通道。根據廣東高新制造業(yè)轉型需求,加大東盟零部件、原材料采購;開(kāi)展數字技術(shù)、數字基礎設施、數字服務(wù)等項下的自由貿易,推廣我國數字制造標準;建設跨境綠色農業(yè)合作園區、綠色加工業(yè)合作園區等。

五、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時(shí)間條件成熟

16. 東盟對我國實(shí)施單邊開(kāi)放政策有很大需求。一方面,東盟已意識到IPEF框架下美國對其開(kāi)放市場(chǎng)的可能性非常小。東盟對中國市場(chǎng)進(jìn)一步開(kāi)放有相當大的期待。比如,東盟對中國的海工裝備、漁業(yè)技術(shù)、資金、市場(chǎng)等有較大的需求。一方面,中國企業(yè)對布局東盟的需求不斷加大。越來(lái)越多的企業(yè)將開(kāi)拓東盟貿易作為重要的商業(yè)戰略,涉及農業(yè)、制造業(yè)、數字經(jīng)濟等。

17. 我國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條件已經(jīng)具備。英美等國家實(shí)施單邊開(kāi)放政策實(shí)施的主要條件是制造能力強大、工業(yè)體系完整、貿易結構高級化。從我國情況看,經(jīng)過(guò)改革開(kāi)放45年的發(fā)展,我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,擁有全球最完整、規模最大的工業(yè)體系和最大最有潛力市場(chǎng)。同時(shí),我國貿易結構持續高級化。目前,我國工業(yè)制成品出口占比超過(guò)95%。從趨勢看,隨著(zhù)我國經(jīng)濟結構轉型升級,與東盟的經(jīng)貿互補性將進(jìn)一步提升,經(jīng)貿合作潛力與資源配置效率也將明顯增大。

18. 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風(fēng)險可防可控。無(wú)論是工業(yè)制成品市場(chǎng)、農產(chǎn)品市場(chǎng)、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、金融市場(chǎng)還是人文交流領(lǐng)域,單邊開(kāi)放的風(fēng)險都可防可控。以大米貿易為例,按現有規模初步計算,即使東盟四個(gè)主要產(chǎn)稻國對華稻米出口比重由目前的16.24%上升到50%,也僅占我國稻米總產(chǎn)量的3.27%。

19. 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符合國際慣例。WTO反對貿易保護主義,支持和倡導更加開(kāi)放的自由貿易。一個(gè)經(jīng)濟體主動(dòng)實(shí)施超過(guò)現有開(kāi)放水平的相關(guān)舉措,促進(jìn)自身及經(jīng)貿伙伴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,是符合國際經(jīng)貿規則的。我國對東盟單邊開(kāi)放,建立在與東盟簽署自貿協(xié)議基礎上,本質(zhì)上是開(kāi)放水平的升級。也就是說(shuō),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并不違反WTO規則,且有可能成為引領(lǐng)新一輪自由貿易的重要推動(dòng)力。

六、著(zhù)眼長(cháng)遠,立足短期,成熟一個(gè)推進(jìn)一個(gè)

20. 著(zhù)眼長(cháng)遠,盡快形成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戰略決策。我國經(jīng)濟正處于結構轉型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,對東盟原材料、零部件、市場(chǎng)有較大需求。要把推進(jìn)向東盟的單邊開(kāi)放作為我國高水平開(kāi)放的重大戰略,采取“單邊宣布,單邊實(shí)施、先易后難、盡快拓展”的策略,盡快宣布并實(shí)施對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政策,研究制定《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行動(dòng)方案》,建立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的統籌協(xié)調機制。

21. 立足短期,采取“小多邊主義”的方式,靈活推動(dòng)向東盟單邊開(kāi)放。東盟不同成員國發(fā)展水平不同,近期對單邊開(kāi)放的具體領(lǐng)域需求也不同,實(shí)施中不強求“一致性”,可以采取差異化路徑務(wù)實(shí)推進(jìn)。比如,對服務(wù)貿易、數字經(jīng)濟等新議題,對新加坡、印度尼西亞等有需求的成員國率先實(shí)施;對農業(yè)、貨物貿易便利化等傳統議題,對欠發(fā)達成員國全面實(shí)施單邊開(kāi)放;在涉海領(lǐng)域,率先實(shí)現對馬來(lái)西亞單邊開(kāi)放等。

22. 充分發(fā)揮多軌外交在增進(jìn)共識、擴大影響上的重要作用。最近,RCEP智庫聯(lián)盟成員智庫在新加坡、吉隆坡、雅加達等地開(kāi)展了一系列學(xué)術(shù)交流與互訪(fǎng),在單邊開(kāi)放方面取得了重要共識。下一步,需要更大力度支持智庫“走出去”,向東盟國家推介單邊開(kāi)放的初步構想,闡釋我國推進(jìn)單邊開(kāi)放對東盟的重大利好及未來(lái)藍圖展望。此外,要充分發(fā)揮中國國際進(jìn)口博覽會(huì )、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(huì )、中國—東盟博覽會(huì )、博鰲亞洲論壇等平臺作用,形成靈活多樣的“二軌”對話(huà)機制。

(中國日報社海南記者站 陳博文)

 
關(guān)于我們 | 聯(lián)系我們 | 法律聲明 | 版權聲明
  • 官方微信掃一掃 官方微信掃一掃
  • 官方微信掃一掃 官方微信掃一掃